获奖图书
得书记a.jpg
书名: 失书记·得书记(2册)
作者: 韦力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ISBN: 978-7-5495-6882-6
出版时间: 2015年9月
得失之间,藏书之爱
——读《失书记·得书记》

  由于专业的缘由,我读过不少中国历代藏书家的故事,偶尔也涉猎些西方这方面的书籍,如奥地利茨威格等著的《书的礼赞》、日本小林秀雄等著的《读书与人生》,英国爱德华·纽顿的《藏书之爱》、埃丝特尔·埃利斯等著的《坐拥书城--西方藏书家和他们的书斋》等。我常常被这些中外藏书家所感动,被他们的藏书之爱所感动。今天读韦力的《失书记·得书记》,再一次让我感动。

  韦先生三十年来,对中国古籍孜孜以求,游走在古书卖主、书店与拍卖行之间,这本《失书记·得书记》,正是作者买书藏书的真实记录。作者娓娓道来,向你展现了当代中国藏书家的世界。字句之间,浸润着作者的藏书之爱。这种爱,不仅是物质上的占有,同时也是一种心灵上的契合。之于书,故而有聚有散,有得有失。

  我常常想,这种藏书之爱,是源自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或力量呢?首先,藏书与读书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当然,人们的生活还有很多其他内容,但藏书与读书,是一种优雅生活的一部分,是让人远离蒙昧与野蛮而走向文明。《隋书·经籍志》序说:经籍可以正纪纲、弘道德,亦可树风声、流显号、美教化、移风俗。又说,读书可让人恭俭庄敬、洁净精微,温柔敦厚、疏通知远。历代藏书家,对这一点是有深切认知的,这也是他们藏书之爱的源泉。诚然,不是每个人都要成为藏书家的,但每个人都有一颗爱书之心,并从读书中获得乐趣,那么这个社会将会变得优雅而文明。

  其次,这种藏书之爱也是来自对传统的极度尊重。历史上的藏书是以私家藏书为主体的,自周代始,渐有发展,到了唐代,更为普遍,已成风尚;至宋则私人藏书之风兴盛,而明清便达到极盛。中国文化的传统,正是在这一代代藏书家的传承中绵延不绝。20世纪后期,新一代藏书家是在藏书家群体灭绝、文化传统中断的背景下,出现在世人面前。他们带着对传统的极度尊重,开始了艰难的藏书之旅。而韦力先生正是这一代藏书家的优秀代表,从《失书记·得书记》中所体现的藏书之爱,正反映了作者对文化传统的极度尊重。

  在《失书记》的序言里,作者提到自己有撰写一部《当代藏书史》的愿望。如果说,藏书史就是指藏书家的历史,那么,当代只有图书馆史,难有藏书史。或许,中国新一代藏书家们,他们用自己的行动,正在书写着当代藏书史,延续着中国藏书的历史与传统。而韦力,正是这部历史里一篇精彩的华章。

© 国家图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