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图书
草木情缘a.jpg
书名: 草木缘情: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植物世界
作者: 潘富俊著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ISBN: 978-7-100-09805-2
出版时间: 2015年3月
从知识人到文化人的跨越
——读《草木缘情》

  提起潘富俊,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一位台湾的植物学家,同时又是饱读诗书的学者。可以说,他是植物学界最懂中国古典文学的,也是文学“粉丝”中最了解花花草草的。是他,把中国人蕴含在古典文学中的草木情缘具象成了实物摆在了我们的面前,通过这些或被我们忽视、或不识其芳容的绿色生命,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了先人们在这些花草身上所寄托的儿女情长、人生感叹和家国情怀。人们评价他是一座桥梁,沟通了植物科学与文学艺术,跨越了现象世界和实体世界。而我原以为这些评价是恰如其分的。

  但是读了《草木缘情: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植物世界》之后,我觉得这个评价还要加上一个注解才算完整,那就是潘富俊架起的这座桥梁还带你完成了从知识人到文化人的跨越。有知识和有文化是两回事,我们身边有知识的人很多,而有文化底蕴的人却少得可怜;而能将自己的知识转化为文化,让别人也能成为文化人,这样的人就更难得了。潘富俊就是这样一位文化人。

  相信很多人与我有同感,在欣赏、吟诵古诗词的时候,常常被其间或拗口或生僻的花草名称扫了兴,特别是在遍查资料不知所云的时候,就更没了兴趣。白居易的“池荒红菡萏,砌老绿莓苔”,许浑的“春华坐销落,未忍泣蘼芜”,梅尧臣的“江口泊来久,菰蒲长旧苗”等等看上去很美的句子,却因为个中的植物我们不熟悉,或已换了名称,而大大影响了品味韵律的心情。而据潘富俊统计中国历代诗词总集中含有植物内容的占了50%左右,也就是说,每两首诗词中就有一首提到植物,这个比例是相当高的。看来没点儿植物学知识,真的会影响成为文化人的脚步。

  好在手头有了这本《草木缘情》。

  潘富俊首先让你成为一个懂得植物学知识的人。书中作者提到的各种植物数百种,而且绝大多数都配了彩色图片,除按植物学分类讲明它们的性状、药理,还会仔细说明传入我国的脉络、古时的别称和文学的寓意。作者不愧是一位植物学家,通篇仍保持严谨的学术作风,在书中收录了大量的统计表,比如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灌木类观赏植物统计、蔓藤类植物统计、草本类植物、水生类植物等等,很有专业水准。

  当然,花草讲得再多,也是为了剖析文学的含义。在简短介绍中国古典文学史之后,潘富俊先分章节纵向介绍历代文学作品中涉及的植物,包括国画、成语中的植物,梳理出古典文学的“植物脉络”;再用较大的篇幅讲解植物与文学的不解之缘,包括植物特性与文学内容、古典文学中的植物名称、文学与植物色彩以及文学中的蔬菜、瓜果、药用植物、观赏植物等等。对我来说觉得最受用的就是“古典文学中的植物名称”和“易于混淆的植物名称”这两部分,不仅明白了“菡萏”指的是荷花,而这只是荷花众多名字中的一个;而且还知道了很多花草、瓜果都有许多别名、“艺名”,虽然生僻,但是很美,因为那名字后面蕴含着文化。

  如果说这本书只是你读古典文学时放在手边备查植物名称的工具书,那未免失之浮浅了。我说过,这本书会让你从知识人升华为文化人,那是因为翻开她,你不仅来到一个妙趣横生的植物学世界,还会通过作者用花草搭建起来的门,走进你似曾相识的古典文学的殿堂,从另一个角度认识唐诗、宋词、元曲和明清小说的意境,用另一种眼光体察屈原、李白、汤显祖的心绪,换一种心态来玩味“杨柳岸,晓风残月”的空灵。你不会再被那些僻冷的名字影响情绪,你不会再说诗人是无病呻吟,你在发现中国古典文学的艺术美的同时,会感觉到内心的充实。

  感谢作者,用一本书,让我有了植物学的知识,又丰富了我古典文学的文化素养。

© 国家图书馆版权所有